美福特号航母交付海军 俄专家称其为昂贵的玩具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2-27 09:18
  • 人已阅读

庄严最贵重腊月,天气异样严寒,整个世界似了一个冰窖,一身陈旧单薄衣服的我坐在教学楼边侧,看着周边同窗衣着华美和暖的衣服蹦进蹦出,还有他们欢愉无忧的身影,心中倍感凄冷。家是金玉满堂的家,怙恃是穷得叮当响的怙恃,他们能供我上学已是天大的奇观,我岂敢再奢求更多,添加他们染霜的青丝。风有情地吹刮,我将发抖的身材蜷得更紧,试图想抵御折煞人的严寒,然毫无益处,泪水不争气地淌出了眼眶,顺着两腮滴落,我不清楚我该怎样能力熬过这残酷的冬季。“阿文,原来你在这,我都找你好久了。”在我暗自神伤着,一个清脆嘹亮的声响蓦地传来,我忙乱地擦去泪水,由于我晓得站在我背地的是班长,一个令我憎恶的人,我不想让他看到我惨凄的一壁。还是在前两个礼拜,我也是“英雄”同样地衣着陈旧单薄的衣服抗拒着严寒,同窗有意无意地开着玩笑:“哇,这么冷的天你还穿这么少,真够凶猛的。”我一脸若无其事样,还强挤出几点笑意:“我不怕冷。”但惟独我本身心知,我这无法痛楚的选择。这是我最初的一点庄严,我必须维护它。却不知,班长从何得来我穿得少的真正缘由。因而自作善意的他从家中找来一件棉袄,在班会课上当着全班同窗的面说要捐赠给我。当“捐赠”二字从他口中冉冉吐出时,我的脸立即以超凡的速率红透了天,好像在一刹那有有数颗针同时刺向我的心,我的自尊。我忍辱负重,恼怒地摔门而去。今后再也没理睬于他。现在他又出现了,且在我最不想让人看到的时刻。我起家,头也没回,笔直地迅速地想前往课堂,留下为难的他在背地喊:“教员在找你。”我转了个身,拐进了教员办公室,教员告诉我,她想请我在礼拜天时做导游,带她去家访班上的一个同窗,作为报答她会送我同样意想不到的礼品。我未做犹豫拍板许可,能帮教员是我莫大的幸运,况且还有礼品!礼拜天,我带着教员穿过崎岖崎岖的羊肠小道,家访了同窗,然后回校,教员拿出了一件旧但很厚实的棉袄给我,说这是我的报答。我欣慰地接过,这正是我最想要的。只是接过手的一瞬间,我有些奇特,这棉袄怎样似曾相识,很像是班长那天要捐赠给我的那件。但年幼的我也没多想,只想着尽快地穿上这厚实的棉袄,好好享用这谈何容易的暖和。有了棉袄的暖和,我再也不神伤,而是欢愉地渡过阿谁残酷的穷冬。一年后,我考进县城的高中。暑假 涵养,我放假回家,顺路看了我的教员,感谢她对一个先生的关爱。教员却告诉我,那棉袄是班长让她转交的。登时,我的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感谢后悔一齐袭上了心头:他,班长,如斯的帮我,我却那样的待他……第二日,我四处奔波,寻觅我的班长,我的好班长,想对他亲口说声对不起、感谢。可在同窗的口中得知,他没考上高中,在家呆了一阵子,后来去了深圳打工。我的对不起和感谢毕竟没能说入口,但我晓得,那件棉袄,它就是我终身最贵重的礼品。